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2016-06-28 23:04:59 来源:大爱历史网
广告id2-600x50

1900年,几乎已经在两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以及中日甲午战争中被抽干了的大清帝国又一次迎来了洋人的刺刀。八国联军的军靴再一次踏上大沽的时候,40年前的英法联军点起的圆明园之火还在烧着。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在紫竹林,前仆后继的义和团和清军让绕了大半个地球的联军士兵再一次领略了中国人的勇气。这是这场战争中为数不多的曾让他们感到过绝望的时刻。紫竹林外,大清打光了她最后的精锐,也打出了最后的血性。相对于1900年7月一夜间崩溃的北京城防,它更像是这个帝国的最后战役。

从禅院到租界,再从码头到兵营, 200多年间紫竹林历尽沧桑变换。经考证,最早的紫竹林庙始建于 1662年,具体的位置就在今天的承德道原天津市图书馆附近。紫竹林庙里供奉的是观世音,共有正殿三间,两厢有配殿,院内植有竹林。紫竹林也因此而得名。嘉庆时期天津诗人梅成栋曾赋诗:“高柳绿围村,村烟接水痕;板桥通古寺,花圃背衡门。”这是有关紫竹林的最早的文字记载。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紫竹林北临海河,南临海大道,邻近马家口,地处水路要冲、通衢要道,在天津具有相当重要的战略位置。第二次鸦片战争后,1860年《北京条约》签订,天津被迫开为通商口岸,英美法三国首先将位于城南的紫竹林村沿河一带划为租界地,人称“紫竹林租界”。此后,紫竹林被划入法租界,紫竹林也就成为法租界的代名词。法租界当局在此大兴土木,筑路建房,设立领事,控制海关,开设洋行,建立学校和医院,现在的张自忠路至营口道一段的大沽北路当时就称为“紫竹林路”。

在 19 世纪末的天津,紫竹林路一带商贾云集,是天津有名的商业街之一。为了更好地控制紫竹林地区,英法两国还先后在紫竹林沿河一带修建了“紫竹林码头”(即后来的大同道渡口)。另外,法租界当局还在赤峰道北端建立了一座兵营(今港务局职工宿舍),人们称之为“紫竹林兵营”,法国人在此曾屯驻重兵。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天津,紫竹林庙毁于战火。当年六七月间,义和团天津地区的首领张德成率部和部分爱国清军官兵合力攻打紫竹林租界,写下了紫竹林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1898年,义和团运动席卷华北,震撼中外。八国联军攻克大沽炮台,天津保卫战序幕拉开。天津附近各县的义和团团民闻讯纷纷赶来增援,与天津守军并肩作战。6月27日,义和团首领曹福田和张德成从静海县率领义和团团民抵津,这时在天津的义和团团民已近 3 万人。义和团抵达天津后不久就投入到了攻打紫竹林租界的战斗中。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紫竹林租界是帝国主义列强进攻天津的重要据点,联军屡次袭击义和团都是以紫竹林租界为基地的。当时盘踞在紫竹林租界的八国联军有数千人,如果不消灭这些联军,天津城防将面临极大威胁。从 6月下旬起,义和团就多次进攻紫竹林租界,但始终未能突破联军的防线。

虽然连日来在攻打紫竹林的战斗中义和团及清军给予联军以重大打击,但租界始终控制在联军手中,城外盘踞在大沽的联军增援部队又随时可能攻入天津城。面对这一不利战局,当日,曹福田、张德成和聂士成、马玉昆共同制定了一个全新的作战方案。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决定由义和团担任天津城防任务,并扼守东门外接近紫竹林租界一带;马玉昆率部进驻老龙头火车站,防备敌军偷袭并控制紫竹林租界的西北要道,切断天津租界与大沽的联系;聂士成率部驻扎海光寺一带,阻止敌人进攻南门,并威胁紫竹林租界背后。从而形成了对紫竹林租界三面包抄的态势。

攻打紫竹林,租界外的地雷阵是必须要先攻克的难关。 6月下旬以来义和团的多次进攻让租界内的联军惶惶不可终日。为了防备义和团再次进攻,他们在租界的外围各主要街道构筑工事,安置大炮,并埋有大量地雷。聂士成也曾着过道儿。 7月初他曾挑选百余勇士,乘船过河,在跑马场一带手雷袭击联军兵营,毙敌多人。但当清军继续向紫竹林进攻之时,租界前的地雷阵却给他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只有突破了地雷阵才能攻克紫竹林,7 月5 日夜,义和团在药王庙召开作战会议,张德成提议效仿古代田单火牛破敌的故事,用火牛阵打破敌人的地雷封锁。

当天夜里,张德成通知天津知县为他准备几十头健壮的黄牛并按他的要求在每头牛的双角上各扎绑一把锋利的匕首,牛尾悬挂一串鞭炮,牛背上还捆缚着柴草硫磺等易燃引火物,用火药线与鞭炮相连。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当装备完毕的牛群被驱赶到租界的路口外面后,张德成一声令下,团民们将牛尾巴上的鞭炮同时点燃,在鞭炮“噼啪”的响声中,牛尾开始着火,几十头受惊的火牛向租界狂奔,前面的牛踏着敌人埋设的地雷。就这样,伴随着一声声巨响,埋在地下的地雷被黄牛踩爆。

牛尾上的鞭炮放完后,火药线又将牛背上的硫磺柴草点燃。牛被灼伤后,到处狂奔,撞到建筑物上,建筑物就会引起大火,同时,在通往租界的路面上的地雷被火牛扫除干净,租界内的部分房子也被火牛点燃。就在火势蔓延之际,义和团趁机发起猛烈进攻,冲入租界,杀伤了大批敌人。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在利用火牛阵击败驻扎紫竹林一带的侵略者后,义和团以及部分爱国清军在租界外的西面和西南面的开阔地部署大炮,继续从侧面攻击租界。一时间租界内炮火纷飞,租界内的很多建筑物都被击中,租界内的联军一度被打得抬不起头来,为了扭转战局,联军想连夜冲出租界,准备打义和团一个措手不及。

张德成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组织人马在马家口附近设下埋伏。联军刚刚越过租界边界,就遭到迎头痛击,大部被歼,余下的狼狈溃逃。张德成当即率部从南台子沿南城根到紫竹林西面海大道 (今大沽路 )乘势追下,并抵达法租界。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在这次战斗中,义和团锋芒席卷整个法租界,烧毁了租界内的大部分洋房和被联军占领的紫竹林庙。 6日晚,法租界标志性建筑红楼上,义和团的大旗高高飘扬。尽管后来法租界又被联军夺回,但 7月 5日至 6日的紫竹林攻坚战无疑是整个天津保卫战中最为辉煌的一次胜利。

从 7日起,盘踞在大沽地区的八国联军明显加大了攻城的力度,城内包括督署衙门、天后宫、金家窑、南头窑、毛贾夥巷等多处地区被炮弹击中。租界内联军也多次分路出击,聂士成部、马玉昆部及义和团与联军在紫竹林、天津机器局附近多次激战。战局再度进入胶着状态。7月 9日,聂士成战死于八里台,这一天也成了天津保卫战的转折点。当日租界内的联军占领机器西局并纵火将其焚毁,使义和团和清军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战略支撑点,战局也变得更加不利。

下午 3时,清军与义和团团民再次攻打紫竹林,但未能再次突破联军防线。当日,战死在紫竹林的义和团团民多达 2000余人。这也是紫

清军和义和团紫竹林之战:大清最后的血性

竹林攻坚战中的最后一场战斗。 7月14日凌晨,联军中的日军伪装成义和团团民,炸开了天津南城城墙并攻占了南门。坚守在东北角一带的义和团和部分爱国官兵腹背受敌,在歼敌 200 多人后被迫撤离,天津最后陷入敌手。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